非典型肺炎特輯 SARS
醫護人員篇
Home 回首頁


抗疫英雄曾被拒深切治療

2004年10月20日 【蘋果專訊】

六醫護死因聆訊 家人要求交代

去年感染沙士殉職的六名醫護人員昨展開死因研訊,其親屬及同事首度公開他們的患病經過及工作情況,其中獲醫院管理局高度讚揚的屯門醫院醫生謝婉雯,其兄長認為胞妹死因至今成謎,屯門醫院護士劉永佳的妻子供詞稱,曾兩度向院方要求轉介深切治療部被拒,而大埔醫院醫生鄭夏恩的父母亦希望死因研訊能給予他們一個交代。

六名死者包括屯門醫院胸肺科醫生謝婉雯、大埔醫院內科醫生鄭夏恩、屯門醫院護士劉永佳、威爾斯親王醫院病房服務員王庚娣及聯合醫院健康服務助理鄧香美和劉錦蓉。本案將傳召醫管局新界西聯網總監兼屯門醫院行政總監張偉麟、曾感染沙士康復的醫生、死者同事及家人等約五十名證人,預計聆訊三星期。醫管局、保險公司和鄭夏恩醫生家人委律師代表出席聆訊。

謝婉雯救康泰團友中招

屯門醫院深切治療部高級醫生陳遠馨昨供稱,去年三月二十七日,屯門醫院的A5病房改為沙士病房,三月二十八日清晨六時半她接到該病房醫生通知,一名參加康泰旅行團、從北京回港的彭姓沙士女病人情況惡化,要進入深切治療部。陳醫生八時到病房,替病人以人手呼吸袋幫助呼吸。

九時謝婉雯醫生到來,向陳查問是否需要協助,陳指示她照顧另一名用正壓呼吸機的病人,但警告她該呼吸機較為危險,因為病人呼出的空氣未經過濾,可憑飛沫傳播病毒,院方當時未有就該呼吸機制訂使用指引。

陳當時身穿保護衣物進入病房,謝婉雯使用一片口連眼罩的膠片,陳則用較安全的眼罩及更為貼面的「豬嘴」口罩。四月二日,陳替一名沙士病人插喉,劉永佳負責注射麻醉藥。其間劉的口罩微微滑下,鼻頭兩邊露出空間近三分鐘,陳曾提醒他口罩滑下。

劉永佳的同事連嘉儀護士指出,A5病房改為沙士病房前,院方曾召開會議講解指引,個人保護設備未出現短缺情況,三月二十八日,她見陳遠馨先後與謝婉雯替康泰團友彭姓女病人使用人手呼吸袋,但沒看到從旁協助的劉永佳按壓呼吸袋。

屯門醫院謝婉雯醫生的兄長謝卓智,希望死因庭能給予其妹一個交代,他供稱去年四月五日接到謝婉雯來電,表示她因發燒入院,其間兩人只以電話聯絡,十日後謝進入深切治療部,病情惡化,五月十三日病逝,稍後謝兄與醫院行政總監張偉麟會面,向他質問死因,張回應「拯救康泰團其中一名病人時可能感染沙士」。

於屯門醫院A5病房工作的護士劉永佳,其妻子李寶蓮因傷心過度不出庭作供。其供詞內容指去年四月二日劉輕微發燒,翌日下午三時到屯門醫院員工診所抽血照肺,醫生建議他入院,下午五時發現肺部「少少花」,並開始肚屙,證實感染沙士,夫婦初時每日電話聯絡十數次,每次傾談近一小時。其後劉氣喘加促,四月十五日其四分三肺部「花」。

屯門醫院拒加裝抽氣扇

劉妻向醫生查問會否轉介他到深切治療部,醫生認為不必要,但劉開始接受大劑量的類固醇等藥物醫治,四月二十日,劉妻因丈夫病情不斷惡化,再次查問會否進入深切治療部,醫生以床位不足為由拒絕,二十四日高永文及張偉麟曾指劉只是肺部有問題,下午其腎臟已轉壞,至四月三十日病逝。

劉妻供詞又指,A5病房接收沙士病人前,院方未有提供指引及訓練,亦拒絕應員工要求加裝抽氣扇。劉永佳曾向她透露,可能因用手按壓人手呼吸袋或使用正壓呼吸機時,經常替病人戴上脫下的口罩而受感染。

案件編號:CCDI1023,1024,1078,1164,1190,1191/2003

記者:蔡曉楓、羅宇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