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肺炎特輯
醫護人員篇
Home 回首頁


醫學界批評保護設施不足

5月 14日 星期三 【明報專訊】

SARS使300名醫護人員受感染,死亡的2人均屬屯門醫院。醫學界多名代表均懷疑屯門醫院提供的保護裝備嚴重不足。

有屯門醫院的醫生更透露,初期為病人插喉,連N95口罩也欠奉。公共醫療醫生協會主席梁家騮怒斥醫管局及院方未有提供最高規格裝備,對謝婉雯醫生之死「無可避免須負上責任」。

醫學會會長勞永樂建議就4月26日死亡的屯門醫院男護劉永佳,及謝婉雯之死召開死因庭,了解是否有人要負責。今日召開的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將要求醫管局調查兩人的死因,向公眾交代。醫管局將要求屯門醫院交報告交代醫護感染情況。

新界西醫院聯網總監張偉麟醫生反駁梁家騮的指摘,稱當時醫管局以為病毒由飛沫傳播,不知插喉噴出的霧化水點會致命。汲取經驗後回看,才知為病人插喉是高危步驟,病人噴出的一口氣會霧化成水點,滲進眼罩和N95口罩的縫隙,醫護吸入水點會喪命。他強調,高危及SARS病房的裝備一定足夠,其他不太高危的病房,最初供應確有點不足。

他說現在插喉時要穿太空衣,在SARS病房時要用盾形面罩、戴N100口罩,防止水點滲入肺部,插喉時會用麻醉藥令病人靜止,防止病人噴出毒氣。

不過,屯門醫院一名醫生向本報指出,疫情初期外科醫生為懷疑染SARS病人在喉部開口插喉,醫生是知道手術過程中會噴出具傳染性的痰及分泌物的,但醫生只獲派一件即棄的保護衣及膠片眼罩,連N95口罩也欠奉。有屯門醫院護士指3月時即使在SARS病房,醫護也只獲一件可透水的黃色保護袍,一周只可用一個N95。

有傳染病科醫生質疑,SARS在香港爆發至今有355名前線醫護受感染,死亡只有2人,為何均在屯門醫院﹖與聯合及瑪嘉烈相比,屯門收的SARS症不算多,除非劉、謝2人免疫力特別差,否則有相當理據顯示屯門醫院是由於裝備不足,造成今日局面。

梁家騮對2人之死表示憤怒及傷痛。他批評在SARS爆發初期,醫管局對同事的保護不足,例如有屯門醫護曾批評裝備不足,但管理層仍未有提供最高規格裝備,因此他認為醫管局對謝醫生之死「無可避免須負上責任」。

有屯門醫院醫生透露,屯門醫院管理層曾召開員工大會,有醫生質詢裝備不足,當時管理層指院方已將物資分派給護士,著醫生向護士索取,該醫生即時稱曾提出要求但不獲發放,管理層回應指這是該醫生與護士之間的「溝通問題」。同事遂紛紛提早離開員工大會。另外,醫管局禁止普通病房探病的要求疑亦沒有嚴格執行,家屬簽名就可探病。

勞永樂稱,至今仍不時收到醫護投訴,指防護裝備不足。他認為醫管局應在事件中汲取教訓,提供足夠防護裝備、人手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