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

所謂最難忘的,就是從來不曾想起,卻永遠也不會忘記。 ——莫言

01

故事一上世紀六十年代,我上小學三年級的時候,學校里組織我們去參觀一個苦難展覽,我們在老師的引領下放聲大哭。

為了能讓老師看到我的表現,我捨不得擦去臉上的淚水。

我看到有幾位同學悄悄地將唾沫抹到臉上冒充淚水。

我還看到一片真哭假哭的同學之間,有一位同學,臉上沒有一滴淚,嘴巴里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用手掩面。

他睜著大眼看著我們,眼睛裡流露出驚訝或者是困惑的神情。

事後,我向老師報告了這位同學的行為。

為此,學校給了這位同學一個警告處分。

多年之後,當我因自己的告密向老師懺悔時,老師說,那天來找他說這件事的,有十幾個同學。

這位同學十幾年前就已去世,每當想起他,我就深感歉疚。

這件事讓我悟到一個道理,那就是:「當眾人都哭時,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當哭成為一種表演時,更應該允許有的人不哭。」

02

故事二

三十多年前,我還在部隊工作。

有一天晚上,我在辦公室看書,有一位老長官推門進來,看了一眼我對面的位置,自言自語道:「噢,沒有人?」

我隨即站了起來,高聲說「難道我不是人嗎?」

那位老長官被我頂得面紅耳赤,尷尬而退。

為此事,我洋洋得意了許久,以為自己是個英勇的鬥士,但事過多年後,我卻為此深感內疚。

03

故事三

這是許多年前我爺爺講給我聽過的,有八個外出打工的泥瓦匠,為避一場暴雨,躲進了一座破廟。

外邊的雷聲一陣緊似一陣,一個個的火球,在廟門外滾來滾去。

空中似乎還有吱吱的龍叫聲。

眾人都膽戰心驚,面如土色。

有一個人說:「我們八個人中,必定一個人幹過傷天害理的壞事,誰幹過壞事,就自己走出廟接受懲罰吧,免得讓好人受到牽連。」

自然沒有人願意出去。

又有人提議道:「既然大家都不想出去,那我們就將自己的草帽往外拋吧,誰的草帽被刮出廟門,就說明誰幹了壞事,那就請他出去接受懲罰。」

於是大家就將自己的草帽往廟門外拋,七個人的草帽被刮回了廟內,只有一個人的草帽被卷了出去。

大家就催這個人出去受罰,他自然不願出去,眾人便將他抬起來扔出了廟門。

——那個人被扔出廟門,那座破廟轟然倒塌。

來源:華西都市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